Gary Payton亲笔:致那些「老家伙」们,喷垃圾话也是

时间:2020-06-07 02:57:53   作者:    409浏览

时光荏苒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Gary Payton了。

Gary Payton亲笔:致那些「老家伙」们,喷垃圾话也是

我现在是一位父亲,老兄。

让我们回到1991,92年,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刚进联盟的毛头小子。西雅图超音速队在首轮第二顺位选中了我。Shawn Kemp也才进入超音速队一年,我们两个人认为自己就是天之骄子。西雅图——那是我当时一切生活的中心。

人们可能忘记了一件事情:超音速队在选中我之前,他们已经是一支强大的球队了。那时候的情况跟现在可不一样,现在得到高顺位选秀权的都是那些最烂的球队。但在我加入超音速队的前一年,他们的战绩是41胜41负,并且差点就打进了西区决赛。我的意思是,为了能够选中我,超音速队可能进行了一点摆烂。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运气的因素,在抽籤仪式他们刚好拿到了榜眼签,就是如此的巧合。

你知道吗,在我们这一届的新秀中,除了我再也没有任何的名人堂成员了。我也思考过为什幺会这样。我在合适的时间加入了一支合适的球队——我想这应该是一个主要原因吧。超音速队那群老将们可不想知道我是谁和我曾经做了些什幺。他们告诉了我很多人生道理,我也跟他们进行了无数次的争论,但他们可不会认错。

在我的新秀赛季,K.C. Jones是我们的总教练,他认为我就是一个混蛋。

他是说的没错,我就是一个混蛋。

他总是跟我说:「你没做好上场準备,你肯定没做好。」而我认为我早已经準备好了。然后他就给了我一个教训。在我的新秀赛季,他不想给我太多的上场时间。他总是为此解释道:「因为你是榜眼秀,所以我必须要让你打先发,但如果你的表现不够好,你的上场时间就会给McMillan。下半场你还会先发出场,但你打得太烂的话我不会再让你上场的,因为你会给球队拖后腿。」

为此我跟他交谈了很多次。但现在我很感激他曾经所做的一切。

Gary Payton亲笔:致那些「老家伙」们,喷垃圾话也是

我记得我初入联盟的那几年,我、Shawn Kemp和其他年轻球员很喜欢在外面玩,可以说是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。我们知道西雅图所以酒吧的位置。我们往往等到酒吧关门了才走。那时候我们都是22、23、24岁的年纪。我在俄勒冈州待了好多年,那段日子里我真的成长了很多。但我始终是一个东奥克兰人,永远都是。进入NBA之后,我感觉自己一夜暴富,有花不完的钱。

当你是新秀时,你得在场下为球队里的老大哥做他们要求的任何事情。你以为没多少事情做吗?那你是错了,那活可多了。幸运的是,球队里的老大哥们当时待我还不错,他们是Nate McMillan、Eddie Johnson和Xavier McDaniel。

当我还是一个新秀时,我得为Xavier做任何事情。一天早上我和他在一起训练,我跟他说:「老兄,我才不会去做你说的那些事情。」Xavier看着我然后说:「小子,你在联盟里算哪号人物,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干了什幺丰功伟业?现在,你就得做新秀该做的事。」

我直截了当地说:「你算哪根葱?我就是不做这些事。」

然后就在训练时,他掐住了我的脖子,把我扔到那些在打瞌睡的人那里,所有人都目睹了他对我做的一切。我气得想直接离开,他也并没有阻拦我。他跟我说:「如果你每次都被我打爆,那你就该乖乖地听我的话。」

他的话好像跟警告一样,从那以后,我乖乖地做了他说的一切事情。好笑的是,直到现在我和Xavier都保持着相当紧密的关係。老实说,如果选中我的球队里都是一群和我年纪一样的年轻人,那我的职业生涯就会完全不同了。我很确信这一点。如今很多球队缺少一个像Xavier一样的老大哥来管教你,让你明白球队里的规矩。

在我和Kemp的前几个赛季中,我们俩的确被管的服服贴贴的。

我们会一直对彼此说:「这是我们的球队。这是我们的城市。」

你应该知道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们说到做到。

了解我的人都知道,事实上我从来不敢对我的父亲爆粗口。

我的父亲是Al Payton,奥克兰人都叫他「吝啬先生」。他竟然把「吝啬先生」印在了他的驾照上。很多人都惧怕我的父亲,我也不例外。我被称作「垃圾话大王」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经常看见我父亲在街上跟别人喷垃圾话,所以我也就学会了。如果有人敢对我父亲爆粗口,他们肯定会被我父亲揍一顿。事实就是这样,我见证了这种事情无数回。人们也会学了不要犯第二次错误。

当我在球场上时,我父亲总是教导我:「如果他们朝你喷垃圾话,你也要喷回去。」我善于喷垃圾话是因为我知道垃圾话也是一种武器,它能让对手分心从而影响他们的竞技状态。我的对手可能会关注我的垃圾话,而我关注的只有比赛。所以我从年轻时就垃圾话说个不停。我从来不管我又从嘴里冒出来了什幺髒字眼,我只认为喷垃圾话有助于我的发挥。很多的年轻人不会喷垃圾话,很多老家伙也不会喷垃圾话。有些人不能像我这样把垃圾话很好地结合在比赛中,你懂我的意思吧,他们想像我这样做,可事实证明他们做不到。

当我上场比赛时,我的嘴可是一刻不停的。很多人都被我激怒了。我记得很多次对手都在场边窃窃私语,好像在说:「我们一定要给Payton一点颜色看看。」如果我的父亲听到了他们的话,他一定会跟他们打上一架。「没有人可以对他这样做。他只是一个孩子。如果你们想要搞点小动作的话,那别怪我不客气。」很多时候都是这样的——那时候我还只有11、12岁,我的父亲会突然冲进场内为了我和对方打起来。

所以我在NBA不怕任何人。我来自东奥克兰,那里的混混可不是一般的多。混混中有小头目,也有大头目。NBA中很多人的成长经历与我相似,但他们的成长环境远没有我这般恶劣。或许他们的社群环境很糟糕,但他们并没有误入歧途,你懂我的意思吧。

我的父亲也跟我谈起过他跟别人爆粗、打架的经历。但是我们对他的尊重来自于另外一些东西。他就像是社群里所有人的父亲一样。我的大部分朋友都跟母亲生活在一起,他们从小就没有父亲。而我跟他们的情况刚好相反——因为当我父母离婚后,我选择和我的父亲生活在一起。我的父亲也完全担起了一个父亲的责任。在我的成长中身边有很多的诱惑和违法事物,而我父亲的存在是让我能够远离这一切最重要的原因。

Gary Payton亲笔:致那些「老家伙」们,喷垃圾话也是

我的父亲在奥克兰组织起了一场夏季联赛——它跟AAU相似但比AAU要早。它的名字是ONBL——全称是奥克兰社群篮球联赛,是在我五六年级时候开始有的,比赛时间是週二和週四。我们都很喜欢打篮球,这也让我和我的朋友们远离麻烦。因为我的父亲,所以我从来不会在街上闲逛,贩卖毒品,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。我的父亲一直关注着我,他的工作很忙但他会在工作时打电话给我——他是一个厨师而且厨艺高超——他经常会打电话跟我说:「我马上就会回家。你给我待在家里,完成你的作业,不要到外面去。」所以当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,如果我没在打篮球,那我肯定被我父亲锁在家里面。我很听父亲的话。

我的父亲也是我的篮球教练,但即使我表现出色,他也从来不会夸奖我。我父亲从来不会说:「好球啊,你打得真棒!」他只会说:「你可以打得更好。」我记得有一次我拿了50分,我可没撒谎,但我的父亲说:「你看看,你打得跟坨屎一样。你的防守太差了,还有很多都没做好,你原本应该得到60、70分的。」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,听到他说的话我就哭了起来。

如果我们没得到40分,而我的父亲认为40分是唾手可得时,他会把我们按在板凳上直到我们向他承诺我们可以打得更努力。

说实话,ONBL的比赛真的很激烈。为了给我们打劲,在比赛前我的父亲会跟我们说:「如果他们动手打你,你一定要打回去,不然你就来打我……所以你们想打他们还是打我?」那时候我们才只有六年级!但他的方法真的奏效了。有10场比赛,我们的替补比先发打得还卖力,因为他们都害怕被我父亲责备。

我明白我的父亲对我们的高期望。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。只是他教导我们的方式很独特。如果我们赢了对手50分或者更多,我的父亲会请我们所有人大吃一顿或者送给每个人一双鞋,那时候没有人能买得起鞋子。有时候我们赢了比赛,他却保持沉默什幺都不说。从他的行为举止中我们就能看出他心情如何。

在我得到大学奖学金之前,我记得很多奥克兰人都认为不可能有大学会要我。现在看来这依旧不可思议。人们常说:「你是怎幺一步步从一个东奥克兰的小屁孩成为俄勒冈州的大明星的?」

吝啬先生。这就是问题的答案。

我还想告诉你们一个关于Michael Jordan的故事。

那是1990年我新秀赛季对上公牛队的热身赛。那时候的公牛队还不是Jordan带领的所向无敌的公牛,你懂我的意思吗?那时候他们还没完成三连霸,而且在88、89年连续两年的季后赛中被活塞队击败。

那是一场热身赛,而且我作为一个榜眼秀并没有觉得如临大敌。我才不管Jordan是谁。当我上场时我看见了他,我觉得他看起来很厉害,但也仅仅如此并没有什幺大不了的。

大部分时间里Jordan都坐在板凳上,Jordan可能认为这只是一场热身赛所以不需要他全力以赴。所以主防我的一直是B.J. Armstrong,我在他头上拿了19分。那时我还只是一个新秀,所以我很兴奋,嘴巴也一直讲个不停。我朝Armstrong喷了垃圾话,当我走过公牛队替补席时还朝Jordan喷了垃圾话。我恶狠狠地盯着Jordan,我当时感觉好极了。

几个星期以后,我们第一次在例行赛中坐阵主场对上公牛队。我早就为了这场比赛做好了準备。当然了,人们的关注点一直在公牛队身上——期待Jordan会有怎幺样的表现。我感觉很好,我在他们头上拿过19分。我知道我可以击败Jordan,这完全没问题。

比赛开始前,双方球员都来到球场互相握手致意。

但是Jordan并没有跟我握手。

Gary Payton亲笔:致那些「老家伙」们,喷垃圾话也是

他转过身对Armstrong说:「我来防那个新秀。」所有人都听到了Jordan的话。

可以啊,我心想。特幺就让我们较量一番。

比赛开始了。我负责防守Jordan,我听见Phil Jackson在场边喊了五六次让Jordan单打,Jordan也打成了五六次。Jordan的能力之强完全超过我的想像。

没过几分钟,我就陷入了犯规麻烦之中。总教练只能把我按在替补席上,那之后我也没上场几分钟。我记得我打了七八分钟但是没有得分,而Jordan全场拿了33分。

但故事还没结束。在比赛末尾,我坐在替补席上,Jordan走到我们的替补席前——那时候比赛还在进行。我们的教练站在场边,替补席上所有人都看着Jordan。

Jordan看着我说:「你就是那个在热身赛朝我喷垃圾话的小屁孩?」

让人抓狂的是,Jordan并没有生气,就好像什幺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。他只是在嚼着口香糖。

「这才叫真正的实力。欢迎来到NBA,小屁孩。」

公牛队赢得了那个赛季的总冠军,并在之后又赢得了五次总冠军。

我和Kemp的关係一直很紧密。我就像他的大哥一样。我们经常见面,也时常回忆起当初一起征战NBA时美好而又疯狂的岁月。如今我们都以家庭为主了,我们俩的孩子——Gary II和Shawn Jr.年龄相仿,你知道最有趣的事情是什幺吗?就是我们的孩子根本不听我们的话,就像我们当初不听任何人的话一样。

两年前,我和Kemp一起回到西雅图观看了一场华盛顿大学对上俄勒冈州大的比赛,他的儿子效力于华盛顿大学,而我的儿子效力于俄勒冈州大。我们一起坐在场边看我们儿子的比赛,这感觉真是棒极了。在中场时,Shawn看着我,脸上充满着活力和自豪,他一激动就会出汗。他跟我说:「你能想像到这一切吗?我们现在正坐在场边看我们儿子的比赛。」

我摇了摇我的头,我根本想像不到这一切。如果回到1991年你问我未来的生活会怎幺样,我肯定不知道怎幺回答。

看着Shawn成为一名父亲我真的很高兴。Shawn有一段糟糕的日子。我知道人们会因为Shawn当年的错误去批评指责他,但是你知道他已经不再是那个过去的Shawn了,他把一切都处理得很好。我知道,人们往往选择忽视他的改变,你懂我的意思吧?

Gary Payton亲笔:致那些「老家伙」们,喷垃圾话也是

过去的几年里,Shawn经常来徵求我的建议——当他遇到无法向他人开口诉说的困难时。我们会一起讨论问题,我经常跟他说:「无论你经历了什幺,我们都会支持你,我们都能够理解你。你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只是为了你自己,也是为了你的家人,你的朋友。我相信你肯定会渡过难关的。」我试着成为那种能够激励Shawn克服困难的人。

当你看见他和他的孩子们在一起时,你会觉得他是一个优秀的父亲。他们相处得很愉快。我们如今都是孩子的父亲,我们想让孩子们感受到父爱,让他们能够对父亲敞开心扉。我们在孩子面前可能更像哥哥而不是父亲,你们都可以来跟我们谈谈育儿之道,至少Shawn现在做得不错。不同于我的父母亲,他们是在30岁以后才生的我,而我的儿子出生时我才20几岁,我们是年轻的父母,所以我们也有机会用一种特殊的方式陪伴孩子们成长。但是,我一定会像我的父亲那样给予我的儿子正确的人生观。我的父亲在两年前逝世了,我很想念他。我很高兴Gary II能和他的祖父一起生活过。

在西雅图的比赛结束后,我和Shawn一起庆祝了一番。我们的朋友和家庭也加入了庆祝活动之中。回到西雅图的感觉真好。我和Shawn都很轻鬆,我们试图把夜店里的所有人都灌醉。我们的尝试也效果显着。

我看着Shawn,心想,虽然时光飞逝但其实岁月静好。

Gary Payton亲笔:致那些「老家伙」们,喷垃圾话也是